笔随心动,迷惘归途

鬼使神差的,今天旷了课,跑到最高的办公楼去,然后看了一眼屋顶的门贴着纸条,「机房重地,闲人免入」。空落又庆幸地下了楼。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我想逃。

我的敏感在于,试着去倾诉的时候,母亲问我,“又怎么了?”,我就只能沉默。
“又”怎么了,我“又”开始作了。连母亲都说“又”的话,那别人就更不用提了。

{ 2018-11-27 /2 }
 

——新墙头!

入坑音乐剧《摇滚红与黑》,顺手就补了原著。被靓丽小于连圈粉了。

音乐剧里扮演于连的Côme如此动人,原著连又该死地诱惑!!太美味了(⑉°з°)-♡

ps试图练习法语发音把音乐剧里的最喜欢的几首歌唱出来|ω・)

{ 2018-11-21 /6 }

[语c/张楚岚]

收拾了老王家里的一桩大事,终是闲了下来合着多蹭了一餐饭。将计划一环环的给那二位公子哥儿解释个清楚明白,趁他俩相对唏嘘一场多进嘴三块豆腐两块肉,耳边却砸进闲闲的一个问句:


“……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人生,你们这两个怪胎?”

“嗯,我也挺好奇……”


这么多年过来,事事也十有八九看的透彻,我自是明白他们的好奇不过随口一问,没见的真就想细细打听他们世家长大没能经历过的惨淡经历。打罗天大醮而来也只勉强算得上是熟人,还不至于在这种酒桌上交浅言深,把掏心窝子的苦水都倒干净惹人嫌。吞了嘴中刚塞下囫囵的一团饭,扯下嘴角似笑非笑,眼神却清得很。


“呵……不值一提……”

“顶多是没你们那么顺罢了。”

{ 2018-11-16 /2 }
 

Ye…its me.
The silhouette who is lost.

{ 2018-10-13 /1 }

占tag致歉,问个事儿:

就没有人做过楚岚的角色同人曲吗?官方那个角色曲实在太不走心了,完全不合意啊。楚岚他有这————————么好,怎么没有一个走心的角色歌呢?

噢,还有岚宝相关的手书啦同人曲啦有没有推荐的…()

{ 2018-10-07 /29 /11 }
 

张楚岚的确是个值得揣摩也值得喜欢的角色。

初品一人之下,比至于人气绝高的王也阿青,只觉得楚岚这个不那么主角的主角是足足的给人醍醐灌顶的冲击——
欣赏他厚脸皮爆棚演技下细致入微的责任感,欣赏他权衡利弊后选择最大限度的善良,欣赏他恰如其分的自我评判与豁达简单又有底线的生活态度。看他与不同的角色沟通交流,有时能看出不一样的一面,有时又对已经分辨出的个性加深了解。无论优点也罢缺点也罢,都细细被数在心里。仿佛他不是被塑造出来的角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于我这种不善于应付纷繁俗世的家伙而言,那份顺风顺水的通透、得心应手的算计,真真的羡慕得紧。

“活在人间”,看着容易,做起来又多么地困难。

宝儿姐是...

{ 2018-09-26 /5 /28 }
 

Lost

灵魂离开身体太远是什么感觉呢?

看过一部法国动画短片,《91公分之外》,也许就是那种感觉吧。

完全找不到自己与世界的归属感,找不到任何一个灵魂的安居之处。连家人都仿佛外人一样对待,陌生,小心翼翼。甚至于身体都好像不属于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多少物质拼凑而成的大型化学反应容器,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借宿人。想要脚踏实地地生活,想要与他人交流,想要找到“家”的位置,但思维总是飘在他处,话语也好似隔了一个次元的洗礼变得残缺不全,无论在哪都自觉是一个外人。

“医生,我的灵魂在那边哦?91公分外…”

“我该怎样让他回来呢?”

{ 2018-08-27 /2 }
 

我认识了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既不是我的亲人,也不是我的同学,我甚至从未与他们见过面;但他们给予我的温暖、给予我的存在感却是无与伦比的。

与他们联系的唯一途径仅仅是网络,但避开了空间时间的限制,仅仅以兴趣相联,我与他们甚至更容易亲近。在这其中,有我喜欢的人,有喜欢我的人;有给予我存在感的人,也有给予我负罪感的人。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他们与我身边的人差别在何处——同样是从陌生人开始相处,为何我能够轻松地融入网络群体中,而在现实里却谨言慎行小心翼翼、以至于连一个可以说交心话的朋友都没有。

思考出的结果依旧是自己的问题。在现实中的我不够坦诚,不如网络上敢想、敢说、敢做。正如我所心心相惜的黛玉姑娘一样,...

{ 2018-08-21 /9 }
 

生而无自由

我曾经以为,生命是自由的,自己的生命就该属于自己,无论如何去使用它都是他人无可厚非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同《罪恶之家》中的那句名台词:We don't live alone upon this earth.We are responsible for each other.也许是心态过于极端,在我看来这句话的解读,无非是人生而负债,人生而背负罪孽,利用着这个宇宙中的能量生存,利用着他人的劳动成果而活。这具身体的亿万细胞都不属于我,他们听凭着遗传了百亿年的基因在努力活着;我所体验到的生活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父母的那个孩子,那个能够达成他们期望的完美的孩子。

而我什么都不是。

我是一个寄主,...

{ 2018-08-17 /3 }
 

坡道书屋

这里是一个独特的地下图书馆。四面墙壁与地板都是木质的,踏上去是很轻快的咔哒声响。只有入口的柜台处有明晃晃的灯光,其他地方都只有相当昏暗的光线。走过柜台的前方似乎也是一层书室,而左转则是一条斜向下的坡道,很长很昏暗,看不见底。但我知道最下层的那一间是多媒体室,而坡道之间的好几层书室都分类存放着各类的书籍。

我很开心地沿着坡道跑下去,却突然发现坡道地板上都整齐地铺着书!我踩到它们了。又听见有店员说:"大家多把书铺地板上呐!"——没想到这些人这么不尊重书,我这样想着。但也不再多考虑,只是转身走进一个书室,借着昏黄的光试图翻找有趣的书籍。

{ 2018-08-01 /5 }
 

骄傲

如果有一天,让你骄傲的东西都被一并戳碎在面前,你看着它被丢弃在了街角肮脏的下水管道里,呼啸而过的汽笛喧嚣和词调烂俗的小店夜曲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只显得这个小巷如此肮脏令人作呕,过度的酒精和无法逃离的压力让你头疼欲裂…

到底如何才能坚持下去?你把手指压在太阳穴上试图挤出那份钻透大脑前额叶的疼,闭上了嘴不让自己发出这个羸弱的疑问。

没有疑问的余地,只有前进。

随后你起身,离开了这里,影子歪在身后无限拉长,长成狰狞的恶兽吞噬了一切。

 

旅途

我很喜欢一种感觉,叫做"在旅途"。

无关起点何处,无关终点何方,只是在旅途。

看着窗外光影变换万物飞速流逝,看着车厢内来来往往站站坐坐各色人等,看着车厢起伏灯光微微闪烁,听着轰隆隆发闷的轨道声与风声还有嘤嗡人语声,好似这便是永恒。

在旅途,不用考虑任何行动的意义和价值。小睡,发呆,将并不算多么有味的零食塞进食道,数着这是第几次刹车第几次转弯第几次穿过人工隧道。旁边玩着手机的靓丽少女也许是哪个归家的学生,远处黑黝皮肤的中年人也许是某外地的民工,那边带着孩子的阿姨还很年轻,皱着眉头是有什么心事?

在旅途,静观天下而无事打扰,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很有安全感了。

{ 2018-07-14 /5 }
 

归去

无声的昏暗世界好似出现了裂隙,从天顶裂开的一瞬乍放光芒。大块大块的灰黄泥土崩陷消失,只突兀在中央斜立着一道狭窄石壁,被万丈阳光勾勒为棱角分明的剪影。

——是天使的力量啊!

这位有着短卷金发的天使出现在我眼前,赤裸身躯背后的羽翅好似天山顶千年的积雪般纯净,头顶也有那一如神话中所描绘的金环儿;她对我笑着,好开心好温柔的笑容,看得人心暖暖的。不知是否是神明界的禁令,她并未曾开口说话;但我却明白她是我的朋友,是在远行前对我道别的。

她呀,要回到天堂去了呢…

{ 2018-07-09 /2 }
 

试一下效果。

为创造大大画的古风阿影写的同人文,配图一截自鬼猫屋太太的图,配图二是创造画滴阿影——也就是灵感来源啦x.

(写着TBC并不意味着我会写下去,而是给人一种虽然烂尾了但还是假装有后续的错觉←ni

——艾特一下画师太太,算是提前给的生日礼物 @阿影癌患者创造

{ 2018-07-08 /3 /20 }

"我再也不画画了!"
"真香…"

但这是以前画过的图!我只是勾了个线!…

——给名朋19兔兔的

{ 2018-07-06 /2 /16 }

有关《底特律:成为人类》的部分思考

其实我觉得,即便真正的开发出模控生命那种水平的仿生人,日常生活里的环卫工也不会使用,因为成本太高,多余的情绪意识仿生系统只是浪费资源。这种针对性的机械劳动只需要更加有效率的形态——而这个形态显然不会是人型。

拥有最高级别自我意识的仿生人应该应用在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相关的岗位之上才是。

做好了各种系统的分级措施,完全可以杜绝大批拥有自我意识的仿生人自我同化的现象。拥有全面自我意识系统的仿生人——就像那个仿生小女孩——不会受到歧视攻击、而是从一开始就被当做人类的一员教养培育的(除非别人告诉她,她可能都不会意识到自己是仿生人);而其他用于专门岗位的仿生人,甚至出厂就不具备完整的意识培育系统,从根...

{ 2018-06-27 /3 /5 }
 

蓝境

这儿是一方奇妙的天地。

无论天空、云朵,还是大地、花草,甚至连生活在这儿的人们,一切一切都呈现出或深或浅的幽蓝色调。明明有着太阳,却是晃眼的蓝;明明是天地,却状如深海。

我低头看看自己,入目却是恍然——即便是身为外来客,在这奇异的天地中也同样被染成了幽蓝幽蓝的人。

在这柔和轻盈的幽蓝空间内,引力似乎也变得诡谲异常。仅仅脚踝稍用力一垫,整个人便呼悠悠地飞到了半空,随后再像蒲公英似的飘然落下,一点声音也未曾发出。

广场之上有很多人,人们都静静的,很少说话,至多不过是窃窃私语。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愉悦、轻松、幸福的微笑。整个幽蓝天地里都充斥着这般幸福温暖的气氛,难怪总是轻飘飘的。

但...

{ 2018-06-24 /5 }
 

囚禁春天

那是谁?
我不认识他,但他似乎对我有什么误会。

他在胸前交叉着双臂裹紧大衣,佝偻着身子背对我,侧首投来的眼神里尽是愤恨。但也没对我做什么,只是异常戒备、而后匆匆转身离开,脚步踏在人行道上蹭蹭地响。

天空是灰的,乱雪纷纷,寒气袭人。我在后面追着他,想问明白到底是什么事,却见他走进了一个有着精致围栏的别墅里去。
那儿很大,我只看见里面密匝匝的花草树木;建筑的屋顶还在很远的地方,仅从婆娑树影中露出了一个角。

似乎是注意到了跟在身后的人,他愤愤然说了一句,"谁也别想抢走我的春天!" 我这才发现,以他的别墅为中心,延及外面几米的街道,从天空到地面的整个垂直空间内都像被施下了什么

{ 2018-06-11 /2 }
 

粉叶树

庭院的一角种着我的小豆苗,仅一株,才刚抽条,并不起眼。豆苗边长着大丛灌木,是传闻中能够予人许愿的粉叶树。灰褐色的枝条上尽是半透明花瓣似的粉色小叶,层云烟霞一般。等到秋天,它们也会变成金黄色——银杏的那种金,干净透彻。

感应到身后有什么人过来,转头只见着一个小女孩,年纪不大。她举起软乎乎的双手,嫩声嫩气地问我:"姐姐,可以给我一点粉色叶子吗?"我想,她大约也是想要用粉叶许愿吧…。既然这里有这样多,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便兀自摘了一大把放在她的手心里。

那些粉叶好轻、好柔软,像随时会飘走似的…

{ 2018-06-11 /4 }
 

也许所谓的成长就是真正接受世界不确定性的本质。像婴孩学走路时必须松开的扶手,向未知的空间里迈开第一步,即便是摔上几跤这样的"意外"也不过是最终获得独立的必然经历。
我们的宇宙瞬息万变,只有"变化"本身是永恒不变的。

验证是否活着的最好方式,就是查验你是否喜欢变化。——《反脆弱》

不再有必要为了一次摔倒而哭泣,擦掉眼泪包扎好伤口,启程迎着风霜继续向前吧。既然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也只需要怀抱着这份随时再摔一跤的忐忑心情走下去——

毕竟,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啊。

凡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尼采

{ 2018-06-11 /7 }
 

🌊海岸线

曾回想,如若我从未到达海边,从未听见那于喧腾浪花之中吟唱的清越歌声,是否之后的一切…都将走向不同的轨迹?

如世人所知,水,对我是致命的。

既是有了这般常识,尽管多少次听闻海景沙洲的美妙,也未曾动过分毫心思去接近——直至一天,我听见了他的歌声。
踏在潮湿的沙路小径中,顾不上疼痛,也只是惊惶而沉醉地看着那身裹剧毒流体的优雅精灵一次又一次跃出海面。在那深邃的海渊中浸润过的眸子里尽是至纯至性的真…

还有歌声——

那歌声像极了终末之地空旷的回音,却绝不同于沙哑断续的终末遗音所赐予末影族的隐忍焦虑;他的歌声,来自我族绝无可能触碰的浩渺海洋,好似清爽的季风自鼓膜灌入清洗了灵魂,所赐予听者的是至高的纯和...

{ 2018-06-10 /2 /20 }
 

花园

1

那日,我与几位朋友一同来到了花园。大家三两成群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而我也一如往日独自踮着脚,一步一跳悠悠哉哉走在一旁。看着大家很开心的样子,也不由自主地提起了嘴角——如果是旁人看来,大概只是傻兮兮的笑容吧?

乐过头了,脚下好像被什么绊着,顺势啪叽一跤扑倒在青绿的草地上。这片草地是那样柔软,好似扑在新掸出来的棉被上,太舒服了,完全不想起来嘛…!朋友从旁路过,倒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无视我,只是笑着调侃:

"呀,你是要吃草吗?"

2

前方不远处是一个红砖搭建的花坛。花坛不算大,不过一个教室的宽度,而里面却种着一棵极其繁茂的大树。树下浓阴处盛开着一片玛格丽特,金红色的,金...

{ 2018-06-09 /4 }
 

是我初中时一个记录梦境的小册子,扉页中央只写了三个字——"萤之国"(因为不太好看所以就没有拍…)

因为时间久远已经忘记了起名的缘由,只约摸记得与红楼梦中一个单字谜语有关——谜面是“花”,谜底是“萤”,黛玉解释是,“萤,可不是草化的?”不知为何感觉很有意蕴,就被莫名地记下来了。

除去歪歪扭扭的字所记录的梦境,还有好些压制成书签般的花叶,时间久远所以退了色,但依旧保留了很美好的形态。我猜,也就是为此才使用了这个谜底起名的吧?

回顾其中记录的二十来个梦境,总觉得还是想要找个机会写出来…以后就用这个tag整理在一起,如果有新的有趣梦境也大概会加入进去…*

{ 2018-05-24 /13 }

黑猫


1

午夜的空气内弥漫着冷肃的气息。欧式古典形态的金属街灯内漫出煞白的光,将少许脱色的斑驳黑漆映得越发沟壑纵横。于这清冷的街巷之中,只有我孤身一人踏在漆黑的水泥地上行走着。

什么时候天黑的呢?我不明白…

原本我还只是在游园会的——那里有午后充裕的阳光、将会场纷繁的彩色气球与各色打印着标语的飘带照亮;那里有络绎熙攘的人群,尽管看不清面容,却始终能听见欢声笑语;那里有可爱柔软的绒球挂件,一圈圈挂在支架上,随风缓慢地旋转;那里有奇装异服的男孩女孩,带着话麦站在高台上,会场中的大音箱始终扩散着节奏明亮的鼓点…

然后,天黑了。
——只一抬眼,一切都不见了…

我在路边的灌木丛蹲下身,努力地想从那些花...

{ 2018-05-24 /5 }
 

人身体上几亿的细胞啊,其实放到显微镜下观察,都有它们自己的行动轨迹,有它们自己的生命。然而它们却尽职尽责地为了我这个自私又悲观家伙服务。无论自己多么难过孤独的时候,也有这样几亿的生命在陪伴着。一想到这样,就真心非常感谢了。

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它们就会给我发出警告。毕竟的确不合道理呀。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好好善待它们。也算是一种对生命的敬畏吧。

并不是为了这个糟糕的我而好好活着,而是为了让这几亿细胞能够好好活着。它们是无辜的,它们本不用为我的abuse myself负责。我应该为自己的任性妄为而道歉。

对不起,并且,谢谢你们。

{ 2018-05-09 /6 }
 

【杂谈】有关三体给予地球的28G内容猜想

书中的人类,包括我们这些读者对三体文明的初始印象都来源于古筝计划截取的28G文件中。也是在这里首次出现了有关于维度的介绍。

内容中描述着三体人拥有将微观粒子降维展开的技术。如果说微观粒子中蜷曲着高维世界,三体人所掌握的就相当于高低维转换的技术,甚至是为了制造智子强行把高维文明拉入低维。
回想第三部里所描述的降维大战,那个微观粒子中的高维文明应该会因为被动降维泯灭才对;然而他们不仅没有泯灭,反而变化出了无数个"眼睛"出来观察三体人,之后又变化出镜面直接对三体文明发动了攻击。

难道说三体人这样不幸,随便选了一个质子展开就碰上了已掌握高低维度的适应能力的高维文明?又或者说,高低...

{ 2018-05-01 /14 }
 

【三地三】[短篇]

#两文明拟人预警❗
*三体文明-Triorb
(tri-英语里表示"三"的词缀
orb 球体,天体)
*地球文明-Earth

"还没懂吗?"

Triorb依旧挺直着脊骨坐在地球的对面,掌间捏着一叠厚实的稿件。被译做了地球文字的公式定理排列齐整,将"纸面"的自动荧光压低了一层亮度。瑰丽星云于寂暗的宇宙背景中晕开艳潋浮光,为他端正的身形勾上一圈薄薄的轮廓。
几个时间粒以来,Triorb始终是这样一副寡淡模样,即便是现如今遭遇了掣肘,也未曾有露出过动摇的神色。这般一句反问出口亦是淡如清茶,品不出丝毫的傲慢或是责备。在这宇宙偏僻一角的晦暗光影下,...

{ 2018-04-16 /8 /23 }
 

这一个字体是平时用的,而且书信会很棒。

力度更难控制,一般写得越随意效果越好。

{ 2018-04-16 /20 }

这个字体我一般考试用。

力度均匀就很好看了。

{ 2018-04-16 /1 /12 }

P1加滤镜,p2是原图←

是…阿影…*

总之是精神恍惚的时候脑子里自然而然出现的场景,就这样画了…上色是尝试着模仿鬼猫屋的风格(曾经超级喜欢的一个画师…至今涂鸦的风格都还受着影响、一直是Q版)——虽然成果差的挺远的xx

{ 2018-03-06 /18 }

© 迷途 | Powered by LOFTER